揭秘:淝水之战中东晋为何只派八万北府兵迎战

2018-12-10   阅读:85

  东汉末年,皇权旁落。一些出生于四世三公家族的豪门子弟,比如袁绍、袁术;一些室出身的刘姓子弟,比如刘焉、刘表;一些在地方州郡颇具影响力的士族子弟,比如公孙瓒、马超等人,纷纷割据自立。这么人要么自己就是豪门大族,要么依靠割据地的豪门大族,把割据地变成了小王国。虽然后来魏武帝曹操极尽之所能的豪门大族,但是豪门大族的崛起是不可逆转的。

  晋武帝司马炎登基后,豪门大族的已经可以影响皇权了。为了制约日益膨胀的豪族,司马炎大封司马氏,把自己的子侄辈封到各地当王,利用分封制的方式扩大司马家族的控制力,把豪族手中的再夺回来。但问题是,司马懿靠才上的位,这就给了司马家族一种错觉:老祖可以,我们为什么就不可以呢?基于这种想法,司马炎死后,司马家族立刻就爆发了内乱。这些司马家族的傻孩子们相互如仇雠,为了杀红了眼。杀得,子嗣凋零。司马家族的影响力急剧下降!(司马家族掌控的军队都杀完了)

  匈奴人刘渊看见中原大乱,乘机率领族人起兵。他这一,又把八王之乱中幸存下来的司马氏王爷们也杀了一遍。仅洛阳一战,司马氏控制的军队就被杀了十万多,包括襄阳王司马范、任城王司马济、西河王司马喜、梁王司马禧、齐王司马超、吏部尚书刘望、豫州刺史刘乔、太傅长史庾顗等人都被胡人俘虏。最后也都被杀了。

  当时拥兵自重的南方士族主要分四大块,分别是江东士族、荆州士族、益州士族以及岭南士族。不过益州当时已经被前秦攻陷了,这一群体被排除在外;岭南士族因为离前线太远,也跟他们没关系。所以真正跟前秦干仗的,只有荆州士族和江东士族。这也就是说,东晋和前秦的战争,是一场东晋和前秦的总体战。在江东和荆州都有战事。只不过主战场(淝水)在淮南,所以给人一种错觉,就是前秦八十七万大军东晋,而东晋只派了八万人迎战,好像东晋只有八万人似的,实际上并不是这么回事。

  因为前秦与东晋打的是总体战,江东和荆州都有战事。前秦军把主力(约三十万)部队放在了淮南,这是当时江东士族的地盘。前面也说了,东晋的士族割据自立。前秦打江东,这事与其它地区的士族无关。毕竟仗又没有打到他们的口,犯不着。另一方面,作为次要战场的荆州也有战事,不可能竭尽全力的去帮江东。因此,淝水之战的八万晋军,其实就是江东士族的武装力量,也可以说是东晋中央朝廷的武装力量。

  以当时江东士族的财力来说,这八万人真不算少了。毕竟士族的再大,也只是个土豪而已,以一家一姓的所能控制的人口财力,不足以支撑一支过于庞大的军队。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东晋的问题,纵观整个南北朝的军事对抗史,都是如此。比如南朝军队数次北伐的兵力数字,军队人数却少得可怜,一般只有数万人,几乎很少见到超过十万的记录,远远少于与其对抗的北朝军队。

  说到这里,有一个疑惑就产生了。为什么江南士族会对前秦南侵如此不上心呢?难道他们不怕做二等?这是因为,士族之间也存在相互兼并的现象。被北方胡人虽然不好,但是保住自己家族的地位更重要。士族的私兵是他们安身立命的资本,怎么可能拿去给谢安和朝廷当炮灰呢?那些世家大族们没有在背后给谢安捣乱,没有给前秦当带党,已经是对谢安和朝廷最大的支持了。

  总的来说,前秦与东晋打了一场灭国级的总体战。这场总体战,前秦全线出击,不是只打江东,而是江东和荆州一起打。使得东晋不可能把兵力全调到一个地方。如果把兵力全部调入淝水,那么西线的荆州肯定会崩溃。并且朝廷本来也调不动荆州的兵马,这是士族的弊端。至于淝水之战,只是这一场前秦与东晋总体战中的一次战役而已。东晋在这次战役中派出了八万人。但这八万人不是东晋的所有武装力量,只是江东士族(谢氏)的全部力量。以当时的结构来说,八万人已经个不小的数字了。

新媒体

清谈要遵循怎样的程式?东晋
清谈也被称为是清谭,是指一种文人志士聚集在一处对于一些玄学问题,或是进行谈论的一种文化形式,这种文化形式承袭了

魏延的子午谷奇谋到底可不可
大家都知道,诸葛亮伐魏,走的都是祁山(六出祁山),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战略比较稳妥,虽然没有成功,但也不算溃败。而

辽宁农民挖出东晋大墓盗墓贼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家住朝阳县十二台营子乡袁台子村中的农民魏洪喜于自家院中挖菜窖时,在挖到据地面的2米深处,突

太原铁枢纽西南环线东晋隧道
11月20日,中铁六局太原铁建公司西南环项目部承建的太原铁枢纽西南环线东晋隧道明挖段主体施工全部完成,为水沟、电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