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五世纪——南北朝前期的牛人们 NO110

2018-12-03   阅读:111

  他当然也知道王僧绰说的话有道理,他当然也知道要尽快决定继承人的人选,可去车管所选个号牌还要左思右想呢,何况这是为帝国选合适的人,不反复思考仔细掂量怎么行?

  为了考察他心目中的第一候选人南平王刘铄,他特意把刘铄从寿阳召回京城,却发现刘铄的所作所为似乎也不能令人满意,于是他又有了立建平王刘宏的想法,但考虑到长幼顺序,又觉得不妥……

  到底该用哪一种方法来决策呢——排除法、代入法、列表法、文氏图法还是石头剪刀布法?

  这段时间,他几乎每晚都要和徐湛之商议新太子的人选,有时甚至通宵达旦,却始终定不下来。

  没想到最后还是他自己泄了密——他竟然在和潘淑妃的一次交谈中无意间提及了此事!

  到底是连心,潘淑妃闻讯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了刘浚,刘浚又马上骑马前往东宫通知了刘劭。

  他的手中有一支强大的武装——当初刘义隆为了防止室作乱,特意加强了东宫的武装力量,东宫卫队多达万人,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不亚于的羽林军!

  公元453年正月二十日晚,刘劭伪造刘义隆的诏书,辅国将军鲁秀谋反,召他在次日清晨率军入宫护卫,随后他以此为由集结了平素精心的两千名精锐,又召长史萧斌、太子左卫率袁淑、太子中舍人殷仲素、左积弩将军王正见等东宫属官前来议事。

  刘劭流着泪对萧斌等人说:主上谗言,要把我治罪废黜,我自思并无,绝不能受此,明天一早我打算干件大事,希望诸君能与我戮力同心!

  过了很久,萧斌、袁淑两人才站了出来,劝谏道:华夏自古无此事,请太子殿下三思!

  是啊,中华大地向来以礼仪之邦自居,从秦始皇统一六国以来到此时为止,史上从未有过皇子弑父的先例——虽然之前也有匈奴冒顿射杀父亲头曼单于、北魏拓跋绍砍杀父皇拓跋珪的事,但那都是的胡人干的!

  萧斌出身外戚,是刘裕继母萧文寿的堂侄,第二次元嘉北伐时还曾出任主帅,在朝中地位很高。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纷纷:唯殿下之命是从!上刀山下油锅吃牢饭,在所不辞!

  于是他灵机一动,呵斥众:你们以为殿下真的是要这么做吗?殿下小时候曾得过病,这次可能是发病了!

  袁淑回答道:你现在处在绝对不被怀疑的,怎么可能不成?只怕做完之后,不为天地所容,大祸肯定会随之而来。假如殿下真有这样的打算,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亡羊补牢,犹未迟也;有病就治,未为晚也;该吃药吃药,奥氮平,了解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新媒体

考证 陈寅恪《两晋南北朝史》
知道陈寅恪先生有一部油印的《两晋南北朝史》,是在读他的《金明馆丛稿初编》一书时,《书魏书萧衍传后》一文谈到其《

日本的南北朝明治天皇是北朝
在东京的皇居广场前有一尊身着铠甲、跃马扬鞭的武士雕像,雕刻的不是别人,正是日本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将领正成。那么天

魏晋南北朝“始有意为小说”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出唐代始有意为小说的论断,学界一直承袭此说。若细究之,在南北朝时期,有一些作品已经与

南北朝的正统之争为何不能判
关于南北朝时期,南朝与北朝到底谁是正统的争议。其实,从南北朝这称谓上,就已经表明南北朝都获得了后世的肯定。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