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罕见的有为生前却有一难言癖好古怪陵墓

2018-12-17   阅读:99

  在南京市栖霞区新合村的狮子冲,自古就有一对身形巨大、姿态雄猛的石兽矗立于此。东边是头面目的双角天禄,而西边则是只张牙舞爪的独角麒麟,这两兽具是雕刻了明显雄性生殖器官的公兽。它们默默相对,饱经风雨,已然在这北象山南麓镇守了无数岁月。

  2013年,狮子冲的终被打破。为了弄清两只石兽的来龙去脉,考古专家对这里进行了考古搜寻,并很快就有了惊人发现。在两只石兽北方300余米处,考古专家发现了两座规模宏大,却无比古怪的南北朝时期墓葬。

  两座墓葬的规模几近相同,墓室相隔仅10米左右,其一成椭圆形,而另一则略成方形,其内部还雕满了大瓣、小瓣和水草花瓣的纹饰,其尊贵华美程度简直叹为观止。而最让考古专家感到的是,两间墓室竟诡异地被一段墓砖连在一起,以致从远处望去,竟好似一对“手牵手”的恋人,斜靠在山体上一般。

  根据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墓葬特征:两间墓室内的花砖纹饰都是南朝贵族的典型规制,而两石兽的连线正中向北延伸便是神道,直指向帝王陵。因此,狮子冲墓葬的大概年代似乎已能断定——该是一座南朝帝陵。那么,埋葬在这里的墓主人到底又是谁呢?

  根据地方志记载,南北朝时期的宋文帝、陈文帝和昭明太子都被葬在这一带。而考古专家经过论证,也终于解开了两座大墓主人的身份之谜。由两只雄性气息浓重的公兽镇守帝陵,这完全不符合南朝由代表的雄兽和代表皇后的雌兽,这一雌一雄两石兽镇守帝陵的典型特征,再加上”连体“墓室有“手牵手”眷恋相依的感觉,考古专家由此推测,狮子冲帝陵的两位主人应是史上著名的同性恋陈文帝和他的“男皇后”韩子高。

  公元420年,中国历史进入南北、对峙的南北朝时期。在此后百余年时间里,朝代更替频繁,彻底陷入混战。

  中国历史有一种定律现象:一旦进入大、大混战时期,武夫便会在上占据举足轻重的作用。赳赳武人很容易就能依靠军功坐上皇位,却不知道珍惜手中,以致极易就会变为。因此,南北朝时期也成了中国史上以迭出而闻名的动荡。

  然而,之中也有一位罕见的有为,便是陈朝第二位陈文帝。陈文帝名陈蒨,字子华,是陈朝开国陈霸先的侄子,始兴昭烈王陈道谭长子。

  陈蒨早年深受叔父陈霸先的栽培和赏识,官拜梁朝的吴兴太守。公元557年,陈霸先废掉梁敬帝,自立为君,建立陈朝,而陈蒨也被封为临川王。公元559年,陈霸先去世,陈蒨在宣皇后和中书舍人蔡景历等人的帮助下,还朝即位,是为陈文帝。此后,陈蒨在位6年有余,期间励精图治,清明吏治,重视桑农,兴修水利,让陈朝国势得以逐渐强盛。

  然而,就是这位南朝罕见的有为之君陈文帝,却有一个匪夷所思的难言癖好——对貌美如妇的年轻将军韩子高宠爱之极。

  韩子高本名韩蛮子,出身于会稽山阴的一个寒微家庭,祖祖辈辈都靠摆摊贩鞋糊口。但是,他虽出身,却以美貌而闻名于世,甚至名列中国古代十大美男之一。那么,韩子高长得究竟有多美呢?明代史家王世贞曾在《艳异编》中对他的美貌不吝笔墨,说韩子高“容貌艳丽,鲜妍洁白,如美妇人。螓首膏发,自然峨眉,见者靡不啧啧”。

  侯景之乱平定后,韩子高跟着家人四处逃亡,时常会遇到流兵乱卒,竟好几次都差点”香消玉殒“。这一天,他正想随着流民队伍一起返回家乡,却意外地与尚未登基为帝、时任吴兴太守的陈蒨相遇了。其时,陈蒨还是位少年将军,本身就长得很帅,但当他第一眼看见容颜绝美的韩子高时,却还是立马惊为天人。随即,陈蒨便出言邀请,让韩子高做自己的侍从。而韩子高也知道陈蒨的身份,立即便欣然同意。此时,韩子高只16岁,而陈蒨也才22岁。

  陈蒨认为韩子高的本名“蛮子”太土气,便亲自为其改名为“子高”,而“阿蛮”却成了两调笑的昵称。韩子高生性恭谨温顺,此后便竭尽心力去陈蒨。陈蒨性子急躁,极爱发火打人,而韩子高却总能心意,并以软语化解怒气。因此,陈蒨对韩子高的宠溺日盛,竟渐已舍不得与他半刻分离。

  此外,陈蒨还有另一怪癖,就是从不在别人房中过夜,却只对韩子高一人例外。而韩子高也是个天才,在陈蒨起居之余,还学习弓马武艺,不久便已成顶尖高手。此后,韩子高就开始出生入死,并屡立奇功,终成陈蒨麾下一代名将。后世史书对韩子高赞誉有加,认为其人“文韬武略,机变无双”。

  而最为夸张的是,在韩子高跟随陈蒨征战的过程中,好几次都上演了凭借美貌“克敌制胜”的荒诞戏码。有一次,敌兵挥刀乱砍,兵刃即将要飞到韩子高身上时,却突然间惊醒,面前这人竟是位天仙般的人物。于是,敌兵立马便收手止战,竟已被惊得心跳加速、手脚僵直,已完全忘了自己是来的。

  凭借绝世美颜和不俗武艺,韩子高很快就立下无数战功。对此,陈蒨心中大喜,曾兴奋地对韩子高许诺道:“别人都说我有帝王之相,若是将来当了,便册封你为皇后,我们俩一起共享这大好山河。”韩子高闻言也不扭捏,慨然道:“如此甚好,古时候便有女,现在也该有男皇后了。”

  陈霸先死后,陈蒨果然当了。于是,他立刻便想兑现当初诺言,欲册封韩子高为“皇后”。岂料,这个离经叛道的想法一经公布,霎时便了朝野,反对之声隆隆不绝。最终,陈蒨迫于群臣压力,不得已将册封韩子高为“男后”之事放下。但是在他的心中,却一直都十分笃定,认定自己的皇后便只该是一人,那就是自己的“阿蛮”——韩子高。

  册封“男后”的誓盟虽已无法兑现,但封官总还可以吧!于是,陈蒨登基后就立即任命韩子高为右军将军,并很快就进爵为伯。至此,韩子高这个以摆摊贩鞋为生的寒微小子,终成权倾天下、手握重兵的陈朝第一权臣。如此,陈文帝和韩子高这对君臣相扶相依,不料这样的幸福日子却并未过上几年。

  公元566年,陈文帝患上重病,随即便已入膏忙。弥留之际,他任何人都不相见,却唯独把韩子高留在身旁侍候。而韩子高则又犹如当年一般,在床前悉心照顾,端屎端尿,无微不至。二人病榻厮守,直至陈蒨最终逝世。可是,陈文帝刚死,觊觎韩子高美色的人便已蠢蠢欲动。谁呢?便是陈文帝的弟弟——安成王陈硕。

  陈文帝生前对陈硕极为信赖,重病时还授其摄政重权。在当时,陈硕就对韩子高的美貌倾慕不已,曾屡次疯狂追求,却终不能猎取“芳心”,不免愠怒不已。陈文帝死后,遗诏太子陈伯继承帝位。不料,陈伯年幼,性格又十分软弱,陈硕便乘机掌控了。

  公元567年,前上虞县令陆昉告韩子高谋反。此时,陈硕正主尚书省,终因爱生恨,决定痛下杀手,以谋反大罪处死了韩子高。其时,陈文帝虽死,但韩子高手中还握有重兵,要想保住性命甚至自立为王,都是轻而易举之事。然而,陈文帝的离世,却已让韩子高感到生无可恋。于是,痴情一片的“阿蛮”欣然赴死,去另一个世界里陪伴陈蒨双宿双飞。

  韩子高死后,如愿被葬入陈文帝的永宁陵。至此,这对“”,终如陵前的两只石兽一样,生同裘,死同穴,在狮子冲的“连体”陵墓中相依相伴了1400余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新媒体

南北朝罕见的有为生前却有一
在南京市栖霞区新合村的狮子冲,自古就有一对身形巨大、姿态雄猛的石兽矗立于此。东边是头面目的双角天禄,而西边则是

考证 陈寅恪《两晋南北朝史》
知道陈寅恪先生有一部油印的《两晋南北朝史》,是在读他的《金明馆丛稿初编》一书时,《书魏书萧衍传后》一文谈到其《

日本的南北朝明治天皇是北朝
在东京的皇居广场前有一尊身着铠甲、跃马扬鞭的武士雕像,雕刻的不是别人,正是日本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将领正成。那么天

魏晋南北朝“始有意为小说”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出唐代始有意为小说的论断,学界一直承袭此说。若细究之,在南北朝时期,有一些作品已经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