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宴:魏晋南北朝大家族的好处就是即便衰微

2019-01-07   阅读:196

  陆机陆云,给吴郡陆氏的发展造成了沉重打击。这不仅代表了自汉末以来家族最显赫的支——江陵枝(陆逊所启)——遭到族灭,同时更意味着又一个时代下家族的存亡问题。

  “二俊”以后,接过家族地位的是他们的从弟——陆晔、陆玩兄弟。与机、云相比,晔、玩二人无论是当时名气还是后世影响都远远不及。当陆机名动洛阳、搅弄风云之时,陆晔还仅仅是以孝行闻名乡里。陆氏也是自晔、玩接手后,原本的江东“首望”地位被顾氏所取代。这一切好像都在寓意着陆氏源于“二俊”死后,家族后继无人。

  好像终究是好像,《晋书》里的只言片语告诉后来者陆晔并非庸人。《晋书》本传说陆晔“少有雅望,从兄机每称之曰:‘家世不乏公矣。’”在陆机看来,他的这位从弟是有着位列三公的才干。然而,陆晔却是见官躲着走。他被举孝廉后,“除、乌江二县令”,皆辞不就。晋元帝司马睿“初镇江左,辟为祭酒,补振威将军、义兴太守”,陆晔又以病辞。

  哥哥辞官,弟弟不仅效仿,还拒婚。陆玩先是了东海王司马越的征辟,又同样用生病的理由辞掉了司马睿的侍中一职。直到王敦用军法,“不得已,乃从命”,才做了长史。更有意思的是,当朝丞相王导初入江左,思结人情,想跟陆家来个之好,谁料陆玩却说:“培塿无松柏,薰莸不同器。玩虽不才,义不能为 之始。”

  要知道,婚姻对于士族的立足发展是多麽的重要,选错了婚姻对象,不仅会导致家族门弟的下降,甚至会影响地位。与不论是在门第、族望还是地位都高于陆氏的琅琊王氏联姻,怎么算都是一件皆大欢喜的美事。陆玩却义正言辞的了。看样子,陆玩名字中的“玩”字,玩的不是当时的之家,就是后世的、攀龙附凤。

  当然,这是戏言。对于刚入江东的侨姓集团来说,重视与结交江著大族是理所应当,一如当初孙权联合陆氏那般。但是,陆晔、陆玩对于江东新主人没有像先祖陆逊那样积极合作、强强联合,而是采取了一种保持距离、消极避让的态度。

  在经历了孙吴时代的家族辉煌、西晋平吴后的盛极而衰以及近在眼前的二俊之后,陆氏家族的掌舵人陆晔、陆玩于更加的时代里将家族发展方向从积极进取、建立、军事功业向、家族延续发展上进行转变。

  自陆晔、陆玩之后,其后辈子孙大多淡于,注重德行坚守、名望积累。陆玩的儿子陆纳“少有清操,贞厉绝俗”,对兄长之子私自盛宴款待名士谢安的行为非常,不仅骂他“不能光益父叔,乃复秽我素业邪”,还施以家法,杖打四十。陆玩的从曾孙陆徽是“清平”、“清名亚王镇之,为士民所爱咏”。陆玩的玄孙陆慧晓“清介正立,不杂交游”,曾为了奉养老母辞官回家,十余年不出仕。

  更有甚者,还有人抱着的态度,。这些人并非之辈,只是不锐意进取。比如南齐陆闲任职扬州别驾,在齐明帝驾崩的时候感觉将至,直接“不复预州事”;梁、陈之间的陆琼,到了晚年“深怀止足,思避权要”,经常称病不管事,等到要为母丁忧的时,索性直接辞官回家。

  可以说,面对百年间就四次易代的动荡政局,陆氏家族在整个南朝时期再也没有出过像陆逊、陆抗那样对军政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

  这种上的衰落,一方面是因为自刘宋之后,南朝各代君主为了加强皇权,重用寒人、打击士族的国策。作为比侨迁士族还低一等的吴郡陆氏当然深受打击。另一方面缘于一批凭军功兴起的江东世家大族对陆氏等传统吴地大族地位的冲击(如吴郡张氏、吴兴沈氏以及会稽孔氏对刘裕建国的支持)。

  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陆氏自身选择了一条韬光养晦、,偃武修文的家族发展道。若是细查南朝正史,不难发现陆氏在南朝任职多居文官,少有武官(有影响的仅陆山才、陆子隆二人),他们似乎有意远离以安者,不再“所忌”,只愿做一个上的看客。

  另外,家族之中有不少人在南朝都为官数朝。比如宋齐间的陆慧晓、历任宋齐梁三朝的陆澄。陆氏与其他士族一样,看惯了间的朝代、皇位更迭频繁,立身仕宦的首要目标不再是忠君报国,而是保己保家。但又与其他士族不一样的是,陆氏一族深受传家的门风影响,在频繁易代里、变革中往往持冷淡、缄默的态度,不去积极投靠另一方,,乐于担任清显的职位,而后追求德操名望,修文习艺,以家族的延续发展。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偃武修文之后,吴郡陆氏在表面的领域里明显衰落,却于潜藏的文化层面上悄然崛起。

  纵观整个两晋南朝时期,陆氏一族见于史册的著作家就有陆机、陆云、陆慧晓、陆厥、陆倕、陆罩、陆山才、陆玠、陆琼、陆瑜、陆凯、陆景、陆法真、陆澄、陆杲、陆煦、陆云公、陆琰、陆琏等人。其文化之盛,堪称中古吴地世族第一家。

  《隋书·经籍志》:《汉书注》1卷;陆澄注《汉书》120卷;《杂传》19卷,《地理书》149卷;《地理书抄》20卷;《述》13卷;《缺文》13卷;《13卷”

  陆机陆云的文化成就自不待言,陆平原的《文赋》、《平复帖》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在二俊之后的东晋时期,陆氏家族无放异彩,因为那是属于“王谢”的天下。进入刘宋之后,家族开始崭露头角。先是陆凯的七世孙陆澄“搢绅,儒胜达”,接着是陆慧晓以写作博得齐高祖萧道成的赞赏。而他的三个儿子“并有美名”,小儿子陆倕文学成就最高,名列竟陵八友之一。

  像陆慧晓这种父子、兄弟皆有才名的现象在陆氏一族并不少见。宋梁之间的陆杲及其弟陆煦、子陆罩也有文名。陆倕的从孙陆云公父子几代人文名则更盛。陆云公自己在朝廷掌著作,被誉为蔡邕。他的从兄陆才子与他并有文集流行。他的三儿子陆琼文名不亚乃父。陆琼的从弟陆琰、儿子陆从典,陆琰的弟弟陆瑜,陆瑜的从兄陆玠、从弟陆琛,都创下了不俗的文学成就。

  回过头来看整个南朝时期的陆氏文化成就,有两个人还需着重描述。一个是号为“书橱”的陆澄,另一个是名不见正史的陆修静。他们二人虽然文名不及陆机,但对于陆氏家学有着不可忽视的开拓之功。

  当年陆机在吴亡之后,虽然一定程度上接受了玄学思想,但对于儒学传家的整个家族来说,仍然跟当朝显学保持着距离。陆玩自己就亲口承认:“竟不能敷融玄风。”

  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南朝时期,整个社会发生了新变化。玄学不再独占思想界,开始产生影响并迅速扩展,而儒学逐步恢复原本的正统地位。这种变化对于具备深厚儒学功底的陆氏家族来说常有利的。当此时,陆澄先是编撰《 目录》,搜罗汉末以来的 著作;后来又著成《与王俭书》,遍论经典,融和儒玄。他凭借家族儒学的深厚积累,为撰史、为玄学立论,试图以儒学积淀会通三家,为家族的文化传承发展开辟新。

  陆修静与陆澄大致生活在同一时期。但此人是一个,名不见于正史,只在《道藏源流考·传辑佚篇》中有其生平记载。他一生不仅潜心,而且对东晋以来散乱的民间进行了有组织的整顿并制定了严密的仪规。

  值得大书特书的是,陆修静编纂了我国第一部目录著作——《三洞目录》,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的理论基础。在陆修静的理论当中,能够发现诸如仁孝观念、佛家“三业清静”理论。他的思想里蕴含着融合儒释道三家的想法。

  陆澄与陆修静会通三家、融合儒释道的开拓之举,使吴郡陆氏家族的思想格局不再局限于传统儒学的一隅之地,而是能够兼容并蓄,博采众长,拥有更加广阔的天地。

  在他们之后,后辈子孙仍有人研究佛道之学,如陆杲著《沙门传》、陆瑜学老庄。家族子弟的治学广泛折射出陆氏一族不仅坚守儒学传家,还能让儒释道三家思想同存于家学当中。正是这种既保持儒学传统又博采众家思想的家学的传承,才使得南朝时期吴郡陆氏能够文化兴盛、门第不衰。

  自偃武修文之后,陆氏的家族文化通过数百年的积累发展,已然独具特色、自成一脉,是为江会极为重要的一个文化堡垒,某种程度上引领着同时期江东文化的发展方向。

  正如陈寅恪先生所说:“故东汉以后学术文化,其重心不在中心之首都,而分散于各地之名都大邑。是以地方之大族盛门乃为学术文化之所寄托。中原经五胡之乱,而学术文化尚能保持不坠者,固由地方大族之力,而汉族之学术文化变为地方化及化矣。故论学术,只有家学之可言,而学术文化与大族盛门常不可分离也。”

  正所谓苦心人天不负,有志者事竟成。年代里的偃武修文、潜心学术,使吴郡陆氏在隋唐盛世中迎来了又一轮家族辉煌。

  其实,在经历过侯景之乱、江陵陷落、隋灭陈等多重打击后,南朝士族损失惨重,在新的格局里远远不如关陇士族和山东士族。

  曾经东晋一流高门陈郡谢氏,在隋唐之世已找不到六朝时期的人物风流。与陆氏同列“吴四姓”的吴郡朱氏,两《唐书》里更难寻其衣冠荣耀。而陆氏在两《唐书》里留有事迹者多达33人。

  在《书·宰相世系表》“吴郡陆氏”一栏,有名有姓者151人;仕宦为业的109人;身居五品以上的45人,这其中包括陆敦信、陆元方、陆象先、陆希声、陆贽、陆扆6位宰相。

  严格来说,陆氏在隋唐时代既缺乏显赫军功荫庇家族,又少有高门婚姻辅助,之所以仍能保持如此高的地位,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家学深厚,子弟能够凭借才学晋身。

  若说陆氏没有军功佐助,多少有点。在隋朝刚刚统一天下的时候,陆氏家族的扛鼎人物陆知命就为新朝立下了大功。

  隋文帝在灭陈之后虽有过夸耀江南士人姚察、许的言行,却没有真正重用他们。大隋朝堂从骨子对江南士族是的。后来又在陈国故地强制推行苏威的《五教》,最终导致了声势浩大、席卷江南的高智慧之乱。

  当此时,陈亡归家的陆知命挺身而出,“以其三吴之望”帮助晋王杨广“讽喻反者”,凭一己之力说降17城,带领整个陆氏家族支持新朝,为隋朝顺利平定江南叛乱做出了重大贡献。陆知命因功“拜仪同三司”,弟陆恪也被重新启用,陆士季、陆德明等人也纷纷出仕隋朝。吴郡陆氏自三百年前陆机陆云之后,再一次由南入北,从家到国,开始了大一统时代下的家国奋斗。

  杨广登基后,对于吴郡陆氏颇为重用。他不仅对坐事免官的陆知命很快官复原职,还相当器重陆氏代表人物陆德明。感念君恩,维系正正统,陆氏一族对于隋朝具有强烈的认同感。

  在隋末大乱之际,占据洛阳的王世充想要,用话试探陆士季,没想到被陆士季一口回绝,一气之下将陆士季罢官。王世充又想请陆德明做自己儿子的老师,陆德明耻之,不惜服用巴豆散身体,“杜绝人事”。这样不事二主的,在近三百年的陆氏家族史上是很少见的。经过长时期的社会之后,深受儒风的陆氏子弟,开始显露出平天下的抱负。

  陆德明早在陈末就成名,陈亡后以江南名儒身份北上仕隋,入唐后更深受唐太赏识,列为十八学士之一。陆德明是当时南朝的集大成者,他所写的《经典释文》为经典及老庄等14种书正字、注音、释义,是五经统一前唐初最重要的总结。他的儿子陆敦信受教其父,贞观年间能够同李百药、孔颖达一同担任太子侍讲,可见其学问深厚。

  至于陆士季,是“学《左氏传》,兼通《史记》《汉书》”,到了唐代还担任太学博士、弘文馆学士。陆士季的儿子陆谋道因为精通《汉书》被“敕授舒王侍读”;陆谋道的儿子陆元感一直醉心研究从乃父继承而来学问;陆元感的儿子陆南金又是“颇涉经史”。

  可以说,自陈亡至唐初的百余年间,陆氏家族氛围十分浓厚。之所以如此是隋唐时期已经废除九品制,国家采取科举取仕,门第不再是首要甚至唯一影响升迁的因素,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传统士族的地位受到巨大冲击。对于数百年来儒学传家、文化不堕的吴郡陆氏来说,这反倒是一个重要的优势。陆德明、陆士季等人都是凭借声望入仕。

  到了唐高、武则天时期,陆氏家族又涌现了许多以科举明经科(偏重经典著作)为官的人物。武则天时期的宰相陆元方“初明经,后举八科皆中”;他的儿子陆象先“举制科高第”,最后做到睿朝的宰相;陆象先的孙子陆康也以明经入仕。陆元方的从叔陆余庆制举入仕,后来官居玄朝太子詹事。陆余庆的儿子陆璪“举明经”,后任玄朝西河太守。

  唐代前期陆氏家族的可谓风生水起,而曾经荣耀六朝的文学成就却少见。催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在唐代前期的科举制度中,明经、制科的地位要高于进士,陆氏一族迫切希望争取新的地位,于大一统时代里有所作作为,故而家族文化在这一时期偏向于而非文学。

  但是,到了唐代中后期,随着科举进士科(中晚唐以诗赋取士)地位的逐步提高、南北学风的不断交流,陆氏家族又以文学见称当时,涌现出许多文采一流的人物。

  在上,中晚唐陆氏一族所出的三位宰相都有诗文美才,其中陆贽文采斐然,进士及第,官居德朝宰相;陆扆也是进士及第,历任翰林、中书舍人,最后做到了昭朝的宰相。

  在文化上,家族不乏博通经史、工于诗文在唐代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人杰。代表人物就有诗人陆龟蒙;“通《易》《春秋》《》”的陆希声;元稹之师陆翰;开宋学之、中唐新《春秋》学派代表人物、柳元之师陆质;韩愈的座师陆贽;与孟郊、韩愈等交往甚密的陆长源等人。

  自两汉延续而来的深厚家学底蕴使得陆氏一族在唐代人才不断,纵然失去了门荫世袭做官的,也能通过科举制度,着簪缨世家的士族地位。

  仕宦隋唐的陆氏,一改南朝时期、消极从政的为官之道,转而积极入世、谋求齐家平天下的至高理想。

  隋唐易代之间,就有陆知命的挺身而出、陆士季、陆德明的耻与王世充为伍。《世说新语》载:“吴四姓:旧目云:‘张文、朱武、陆忠、顾厚。’”这是魏晋时人对于吴地四大望族的门风评论。忠,是学说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是士大夫们的人生准侧。从陆康到陆逊再到陆凯,“陆忠”二字可谓表现的淋漓尽致。这种家风,于两晋南朝时期表现不显,但并未废弃。直至隋唐世代,“陆忠”家风又成为吴郡陆氏显著的从政风格。

  唐睿景云年间,太平公主与太子李隆基争斗激烈。被太平公主举荐为相的陆象先反对睿易储,参与密谋。唐玄在先天后为此特意封赏陆象先。但是当玄想要彻底清洗太平公主 党羽时,陆象先又反对玄,暗中相关官员,导致当年年末就被免去宰相之位。

  唐德贞元年间,佞臣裴延龄祸国殃民,却深受德重用。是时“无敢言者”,曾经在泾师之变中有定难 中兴之功的陆贽,多次痛陈裴延龄的。只可惜抵不过的和君王的猜忌,陆贽被德免去相位,一贬再贬,最后老死贬所。

  唐宪元和年间,陆亘出任兖州刺史,面对藩镇跋扈、拥兵自重的现状,面奏宪,促成宪下达驻守将士归刺史统管的诏书。

  两《唐书》里留下了不少陆氏人物正直清谨、犯颜直谏的言行,如此的似曾相识,仿佛陆贾、陆逊、陆康之辈是从汉史错进了唐书。事实上,只是家风在一直延续不废。

  有唐一代,陆氏一族将家族与国家兴亡紧密结合,家族兴盛一直与唐廷相始终。公元905年,吴郡陆氏最后一位宰相陆扆作为士族代表与裴枢、独孤损、崔远等三十余“衣冠”死于白马之祸,陆氏遭到沉重打击。

  公元907年,朱温篡唐,唐朝覆亡。此后,以吴郡为郡望的统一世族消散于历史的长河里,只有散乱在各处的陆氏族人还在谱写着家族历史的新篇章。

  对于中古吴郡陆氏七百年的家族史、无数彪炳史册的人杰,很难用一篇文章、寥寥万余字能够细究完毕。或许,我们也只能通过史书里的只言片语来一窥其风骨。

  思及当下。试问,一族有如此多的人杰、成就难道仅凭外在就可获得?显赫门第、传承不断也只是因为积代衣缨、长居高位?

  钱穆先生曾论:“一个大门第,决非全赖于外在之,而能保泰持盈达于数百年之久。更非清虚与奢汰,所能使闺门雍睦,子弟循谨,维持此门户于不衰。当时极重家教门风,孝悌妇德,皆从两汉儒学传来。”

  当初陆逊针对培养子弟立下家训:“子弟苟有才,不忧不用,不宜私出以要荣利;若其不佳,终为取祸。”不忧有才不得用,而患无才居高位。如此严格的子弟培养方式,陆逊之后陆抗陆机之辈能青史流芳并不是偶然。

  史书说陆澄“行坐眠食,手不释卷”,记陆倕“少勤学,善属文。于宅内起两间茅屋,杜绝往来,昼夜读书,如此者数载”,叙陆瑜“少笃学”“幼长读书,昼夜不废”。陆氏子弟能够如此勤学苦练、映雪读书,能成为文化世家也是理所当然。

  回望历史,不必苛求是否有千年的世家,而当博采其世家风骨。孟子曰:“君子之泽,五世而斩”。时下有太多的为官不正、为富不仁,富不过三代的戏码也是你方唱罢我登台。今天的人需要做的事情还太多太多,苏轼那句“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也不应该只留在门联上。吾辈之人,当慎思笃行!

新媒体

芝兰玉树生庭阶——南北朝时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气质,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性格。一个家庭在长期的延续过程中,也会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气。这样一种看

法宝重光—15件南北朝•隋唐
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五月二十六日。寄居在敦煌莫高窟的王圆箓,在清理洞窟(莫高窟16号洞窟)的积沙时,沙出壁

他被称“关公再世”南北朝第
导语:对萧摩诃的兴趣首先来自史书这几段令人难忘的剽悍之极的描写。古代战争中,对勇将的基本要求就是能万军中斩将夺

此人被养大13岁成南北朝第一
导读:南朝陈兰陵人萧摩诃果敢坚毅,勇气可嘉。他爷爷萧靓,父亲萧谅都在梁朝做官,他从小随父亲在始兴郡生活,父亲病故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