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没有冰雪运动?隋朝人已经开始“滑雪

2018-11-27   阅读:105

  冰,晶莹剔透;雪,洁白灵动。叹雪地冰天,觉造化神奇。观冰雪运动,知竞技巧妙。刚刚结束的冬奥会闭幕式上,八分钟惊艳全场。羡慕钦佩之余,遂有探求冰雪文化渊源之思。古典文献中关于冰雪的记载甚多,结论和数量惊人。可以断定,中国古代冰雪运动“空白”论常离谱的断语。在查阅过程中,耗时费力不少,也获益良多,越发感受到中华文化的美好。

  现代冰雪运动已经比较普及,其最初必然源于生活。《隋书 北狄传》有记载:“南室韦北行十一日至北室韦,分为九部落,绕吐纥山而居……地多积雪,惧陷坑阱,骑木而行,俗皆捕貂为业,冠以狐狢,衣以鱼皮。”

  南、北室韦皆为我国古代东北部少数民族,在北方严寒,积雪甚深的地理下,当地人创制“骑木而行”这一安全省力的交通方式。可以想象,农牧民驾驭木制滑雪工具,在林海雪原间行走、狩猎、游戏的风采),侍卫于御座附近。

  无独有偶,《书 回鹘列传》云:“木马突厥三部落曰都播、弥列、哥饿支,其酋长皆为颉斤。桦皮覆室,多善马。俗乘木马驰,以板藉足,屈木支腋,蹴辄百步,势迅激。”相比《隋书》的平铺直叙,《书》这段绘声绘色的记录文字,为我们提供了更为丰富的资讯。“乘木马驰冰上”较之“骑木而行”,不仅形象具体,在骑乘舒适度和速度方面,也有所改进。“以板藉足,屈木支腋。”这分明是现代滑雪板、滑雪杖的前身。“蹴辄百步,势迅激。”极具动感的高速运动,使进化为体育竞技成为可能。

  有一点值得注意,《隋书》中北室韦人是骑木滑雪,而《书》里的木马突厥人是驰行皇朝文献通。古人作文,用字考究,不知该两处冰、雪意义是否一致。但在现代竞赛中,冰上和雪上竞技运动项目有明确刬分。或许因为都播、弥列、哥饿支这三个部落经常骑木马飞驰于冰上,所以称其为木马突厥。

  作为滑雪器具不止有“木马”,还有“狗车”,从隋唐一直延续到明清。其形制,尺寸皆有改进。《钦定满洲源流考》卷二十有详细记载。“开元有狗车、木马,轻捷利便。木马形如弹弓,长四尺,阔五寸,一左一右系于两足,激而行之雪中记载有,可及奔马。狗车以木为之。其制轻简。形如船。长一丈。阔二尺许。以数狗拽之。二者止可于冰上雪中行之。”很明显,此时的“木马”与今天的双滑雪板基本一致了,而“狗车”就是狗拉雪橇。

  进入清代,冰雪运动渐趋规范化和多样化,这与满族人风俗有直接关系。入关前, 满族人长期生活于我国东北地区,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为滑雪溜冰,提供了便利。如果将这一特长,应用于作战,可以增强部队的机动性。坊间曾有传言,清太祖努尔哈齐的大将费古烈所部兵马皆善冰行,一日七百里。如果不借助行冰之器具,绝不可能达到如此速度。入关后,滑冰仍作为一项军训科目保留。

  每年腊月,当西苑三海(指北海、中海、南海)冰冻之时,就择期举行“冰嬉”,亲自校阅。乾隆作《冰嬉赋》,赋中特意说明“冰嬉之特创,繄国俗之相沿,匪独因难而见巧,正以鼔勇而争先,武以是肄,恵以是颁。”既告知“冰嬉”来由,又点明校阅目的,足以证明冰雪运动在当时的繁盛与普及。清代学者吴振棫所撰《养吉斋丛录》卷十四详细记载了冰嬉的内容和规则:“冰嬉之制:所以习武行赏,俗谓‘跑冰鞋’……始曰‘抢等’。去上御之冰床二三里外,树大纛,众兵咸列。驾既御冰床(亦曰拖床),鸣一炮,树纛处亦鸣一炮应之,于是众兵驰而至。御前侍卫立冰上,抢等者驰近御座,则牵而止之。至有先后,分头等、二等,赏各有差。”

  由《养吉斋丛录》一书可知,参加冰嬉士兵皆从八旗与内府三旗挑选,脚穿冰鞋。比赛时,亲临冰床(一种冰通工具),侍卫于冰床二三里外树大旗,参选士兵列队旗下,令下,争相朝御座奔驰,及近,抓住御前侍卫停止,按到达先后顺序行赏,分头等和二等,这叫“抢等”。继曰抢球,兵分左右队,左衣红,右即衣黄,众兵争抢一球。

  此外,《皇朝文献通考》记载有冰上“较射”表演。《清稗类抄·技勇类》又记载了一种叫“旗兵打滑挞”的运动,寒冬时节,于禁中,制成三、四丈高的人工冰山,让表演者穿上带毛猪皮鞋,从冰山上直立而下,至地不倒者为胜,其险难可想而知。

  以上几种冰雪运动“掷球”“抢等”“抢球”“较射”“打滑挞”等统称“冰嬉”。乾隆年间,宫廷画家张为邦、姚文翰绘制《冰嬉图》,使我辈于二百多年后,有机会了解昔日的冰上盛宴。这些运动初起多系组织,且盛行于军营中。可以说,冰雪运动在中国是一个古老传统,流传有序,发展渐进,以至有专门的组织系统,有完善的规则制度。由此也更加证明中华文化的丰富多彩,精深。

  冬奥会已进入“周期”。今天上午,“周期·冰雪之约——2018冬奥冰雪运动文化节”在中国人民大学开幕。作为此次文化节的重要组成部分,“全国冰雪运动参与现状调查”结果同期发布。 胡铁湘摄 “全国冰雪运动参与现状调查”从冰雪运动的参与

  一直以来,市冰上项目专业训练场地是项空白,也是困扰市冰雪运动队队员们训练和备战的题。记者今天上午了解到,这一题将在2019年6月市冰上项目训练建成完工而得到解决。项目建成后,将为奥运健儿提供冰球、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和

  新学年伊始,市冬季冰雪体育课程迅速在各中小学校展开。 前门小学,学生在滑雪上滑雪。这是目前全市首台校园滑雪,周边学校学生可以共享使用。 101中学,仿真冰训练场。初一新生杨自牧穿好冰鞋,戴好护具,和几十名还未完全熟悉

  本报讯(记者牛伟坤)除足球、冰雪项目外,各校高水平运动队建设项目原则上不再增加。市教委日前向高校作出2018年高水平运动队建设项目调整有关事项的说明。 资料图 胡铁湘摄 市教委的通知指出,各高水平运动队建设校调整的项目不得超出世界大学生

  昨天,国家体育总局在京发布《2022年冬奥会参赛实施纲要》《“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及《2022年冬奥会参赛服务保障工作计划》《2022年冬奥会参赛科技保障工作计划》《2022年冬奥会参赛

  位于丰台区六里桥南的月恒正大新生活广场完成升级,丰台区的第一个室内冰场——冰之宝国际滑冰馆正式落成。由此,丰台区全民健身冰雪项目活动正式启动。夏季在丰台一样可以打冰球、滑冰,玩冰上运动。 丰台区的冰球少年们第一次在口的冰

  昨天,团市委依托社区青年汇组织的暑期冰雪成长营地开营,600名6至15岁的青少年将免费在全市六个冰场参与为期五天的上冰训练课程。接下来,团市委还将组织不同形式的青少年冰雪活动,让更多青少年关注、了解冰雪运动。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四季滑雪场

  喷射、找平、精加工……8月2日中午12点,喷射手向茂盛带着工友们从模块段上下来,完成了上午的。7月24日,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赛道模块测试获得国际雪车联合会、国际雪橇联合会专家的认可。如何打造中国第一条也是全球第一条360度回旋的雪车雪橇赛

  今天上午,本报记者走进位于清河的国家雪橇队和国家越野滑雪队集训,感受到的是不一样的氛围。夏季项目的运动员走近冰雪运动,给那些中国冰雪运动的弱势项目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 资料图  摄:刘平 雪橇继续招兵买马 其实,竞技体育的跨界跨项选

  2018年6月9日讯,今天,在市体育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下,“进驻100个城市、深入1000所学校、培训万名运动员、覆盖百万名青少年”为核心内容,中国滑冰协会原副朱承翼、国家花样滑冰队前总教练姚滨、市滑冰协会会长范军一起在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新媒体

隋朝建立后完成大一统昔日那
开皇九年,隋军渡长江,灭掉了偏安一隅的南陈,结束了近三百年的南北朝对峙局面。而在长达三百年的对峙中,南北方的、

中国古代没有冰雪运动?隋朝
冰,晶莹剔透;雪,洁白灵动。叹雪地冰天,觉造化神奇。观冰雪运动,知竞技巧妙。刚刚结束的冬奥会闭幕式上,八分钟惊

河南某小学突现 隋朝开国“将
导语:隋朝自581年杨坚取代北周,自立为帝开始,至618年隋炀帝杨广在江都被杀,李渊废隋建唐结束,隋朝仅仅存在存在38年

独孤伽罗晚年做了一件错事隋
隋文帝杨坚的皇后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独孤伽罗,她是三朝岳父独孤信的女儿,雅好读书,识达今古,与隋文帝并称为二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