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不光捡了隋朝的便宜连隋朝的女人也没放过

2019-01-01   阅读:62

  581年,北周静帝禅让帝位于杨坚,北周覆亡。杨坚定国号为“隋”,定都大兴城。随后于589年南下灭陈朝,统一中国,结束了自西晋末年以来长达近300年的局面。605年,隋炀帝即位后,令宇文恺营建东都洛阳,并于606年颁布诏书迁都洛阳。

  杨广,又称隋炀帝,隋朝第二位,同时,亦为之君。史书中,隋炀帝是好大喜功、的,但不可否认,其在位期间还是建立不少功绩,如开凿运河、营建东都洛阳、创立朝贡体系等,可谓“过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典型。

  在历史上,有关杨广女儿的史料甚为少见,隋朝正史中并未进行交代。随着近些年人们对隋朝历史的研究深入,不由好奇隋炀帝到底有多少女儿,她们最后的结局又是怎样的。根据民间各处散落的文献可知,隋炀帝亲自进行封号的女儿仅有一位,即长女南阳公主。另有三位女儿,则在杨广弑父后,先后去往了突厥,至此失去下落。

  隋炀帝在巡游江都前,又将数位女儿留在宫中,其中有一位后来成为了李世民妃子,即杨妃,得以留传后世。杨妃,尚不知其具体信息,生母何人亦无记载,史书中只是介绍称:“恪母,隋炀帝女也”,寥寥几笔,可见,她身份并不算高贵,无论是在李世民宫中,还是在隋炀帝宫中,地位亦不高。

  杨妃在隋朝未灭时,长期留在长安,而隋炀帝则在登基后,去往了洛阳,两人期间并未有过见面。

  众所周知,隋炀帝是一位傲慢不逊的帝王,岂会特意去册封一个远在长安的女儿,要知道哪怕是册立太子,被选中的皇子也要亲自前往洛阳面圣,这是历代独有的傲气。而杨妃在隋代史料中记载不多,显然是个身份普通的皇族,更加不值得隋炀帝关注,更别说册立公主。同时,从侧面说明,杨妃生母在隋代后宫中地位普通,并不得宠,不受隋炀帝重视。

  据岑仲勉先生统计,杨广在位十四年里,总共待在长安的时间不足一年,绝大多数时间都用在巡游各地上。如果杨公主在宫中极为受宠,定然会被带在身边跟随,南阳公主即是如此。但是,根据武德二年史料记载,杨公主为武德元年进入唐宫,即李渊长安登基那年,她成为唐室后宫的一员。

  如此说来,唐军进入长安时,杨公主一直留在城内,并未被隋炀帝带走,最终成为唐军“战利品”。显然,杨公主在皇室中的地位,远不及南阳公主,不受隋炀帝重视。唐朝开国李渊与杨广说来还是亲戚,二人的母亲是亲姐妹,皆出自独孤家族。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李渊在朝内颇受独孤皇后照顾。

  都知隋朝是盛世而亡,杨广作为隋朝第二位,江山时,正是隋朝巅峰时期,民富兵强,国力强盛。这种盛世局面,乃是隋朝开国杨坚励精图治二十余年所创,后世称之为“开皇之治”,显然,有其父留下的厚实家底,隋炀帝压力减轻不少。隋炀帝即位初,隋朝国富民强,安定太平,日常中并无大事可做。

  隋炀帝在这种状态中,逐渐变得志得意满,不甘于只限眼前,他想做出能够青史留名的事情,如秦皇汉武一般,使后人敬仰。显然,隋炀帝是一个追求名欲之人,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下,逐渐发展为好大喜功,为了自己能够流芳,不惜独断专行、大兴土木,多次倾举国之力发动战争,导致民间涂炭,加速帝国。

  隋朝虽,但盛世底子尚在,后被唐朝捡漏。换言之,唐朝是建立在隋朝基础之上,完整沿袭了隋朝制度,这种情况下,只要君主仁明,唐朝即可迅速进入盛世。历史证明了这点,唐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出现两次盛世的朝代,即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后世亦经常把隋朝、唐朝放在一起评论,毕竟隋唐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算为一家,仅是换了国号、改了姓名罢了。

  杨广、李渊同出一脉,且唐朝是由隋恭帝禅让而得,两个朝代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在后来,李世民纳入杨广之女杨公主,是为杨妃,更加说明李唐对隋室的尊重。

  杨公主被带入唐朝时,李渊对她极为看重,毕竟再怎么说,这也是自己表弟的女儿,多少有点血缘关系。对于杨公主的安置,李渊打算帮她谋寻一处人家,不过杨公主身份尊贵,李渊若想将她嫁给别人,定然需要门当户对,且不说一定要求是皇子,最低也要是王公贵族子嗣。

  在李渊看来,最适合的人选自然是其李建成,待杨公主嫁过去,将来即是唐室妃子,也不算失了身份。可见,秦王李世民并不在李渊考虑之内,侧面说明李渊并无意传位给李世民。杨公主嫁给李建成,哪怕当不成皇后,再差也是一名嫔妃,总比嫁给亲王当正妻要强的多。

  但之后杨公主如何成为李世民妃子,史书中并未进行记载。上文可知,杨广与李渊的生母同为姐妹,那二人即为表亲关系。如此说来,杨公主算是李世民的表姊妹,两人的结合从层面来说,夯实了李渊家族的根基。

  根据现存史料推断,杨公主并不是以“大长公主”的身份嫁入秦王府,很可能是以国公亲戚的身份礼聘入亲王府内。比如:出身北朝的燕德妃就曾以此种方式入府,杨公主极可能采用相同的方式,礼聘入府。在禅让的前提下,新朝继任的君主,会对前朝遗留的皇室进行封爵,那么杨公主自然能够获得公主爵位。

  有观点认为,杨公主的经历与南陈宫诸公主的经历相似,皆是后被俘,然后,由新帝将她们赏赐给有功之臣,杨公主有可能是被当成“战利品”赏赐给了李世民。此观点显然有轻薄隋室的嫌疑,不符合史实所载。据了解,李渊称帝后,即定“北周”与“隋”共为二,奉行隋朝制度,车旗服色,皆沿袭隋朝习俗。

  看到这里,您或许觉得杨妃在李唐王朝中必然地位尊贵,然而事实是,杨妃的地位在唐朝并不算太高。上文有说,李渊看重杨妃,可这是以相对而言为前提,即相比于隋朝降臣来说,杨妃在唐朝受到的待遇自然要无比优厚,可若是与后宫其他妃子比起来,杨妃待遇可谓是普通至极,前朝公主的身份并未为她带来尊贵,反而处处受制。

  公元618年三月,杨广身死,一年后,即619年初,杨妃为唐室生下一子,名为李恪。按照时间推算,杨妃应该是在为杨广守孝期间怀孕,而古代守孝,子女需要守满27个月,杨妃显然没有做到这点,至于原因,可能是源于她自身,亦可能是受人所制。如果是第一种,于杨妃名声不利,会留给李家无情无义的印象。

  如果是第二种,则说明杨妃在唐宫地位较低,无法行使为父亲守孝的,平常行事受李唐制约。无论是哪种结果,杨妃在宫中都不会有较大发展,注定一生平庸。杨妃在武德二年生下一子,即吴王李恪。武德八年,她再生下一子,即蜀王李愔。按照当时唐室的规矩,武德年间出生的皇子,都是在一岁时册封。

  武德八年时,李世多皇子中,仅有第五子李祐受封,而当时皇子中并无蜀王的封号,说明李愔要么还未出生,要么是在武德八年出生,只不过不足一岁。杨妃一生无女,唐太在位期间,共有公主二十一位,其中有十五位公主并未有过多记载,后世猜测,这应该与公主生母的身份有关,若生母出身,便不会被史载。

  杨妃的前朝公主身份,注定了她的儿子不会受到重视,甚至可以说,在唐太十四个儿子中,李恪与李愔受到的待遇最差。贞观七年,李恪获之藩。贞观十一年,李恪因打猎踩坏百姓庄稼,被李世民降罪,从都督降至刺史,还被削户300。其后,李恪又因与乳母儿子赌博,再次被贬官削户,此后便一蹶不振,再未恢复。

  李世民对李恪的处罚显然过重,其他皇子犯的错比之更重,却不见李世民降罪,可见李恪受到特殊针对,与其母亲杨妃的身份有关。李恪的另一个胞弟李愔同样待遇极差,贞观十年就之藩,但却迟迟未拿到应有的800户食邑。此事拖了三年,才于贞观十三年拿到300户食邑,比其他皇子晚了近三年,可见他并不讨李世民喜欢。

  后来,李世民更是呵斥他“不如铁石”,并将其贬为虢州刺史,父子俩关系已然恶化。最终,其他皇子都是都督,仅有杨妃两子为刺史,针对性明显。值得一提的是,李恪在众多皇子中,是最为贤能的一人,李世民曾打算立李恪为太子,遭到朝中大臣的反对,只好作罢。

  杨妃的卒年,现不可知,《唐会要》昭陵名单中并未出现“杨妃”,而《唐会要》名单本身亦非完整 ,故杨妃是否昭陵,亦是未知之数。永徽四年年初,李恪被卷入斗争,最终,李恪被长孙无忌至死。

  现从两唐书中,未见此案对杨妃生平的影响,难以判断是其史料遗失还是其已亡于冤案之前而未被。

  『《旧唐书.列传第二十六》、《书.列传第五》、《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唐会要》』

新媒体

隋朝名将虞庆则貌似被小舅子
隋朝名将虞庆则,在平定叛乱返回的上,遭小舅子暗算,被隋文帝杨坚赐死。这种情况在隋文帝时期并不多见。但为什么偏偏

明代的两难与无奈:京杭大运
京杭大运河历史悠久,自隋朝开通之后,就成为沟通中国南北的重要水利工程。不论对于隋炀帝的评价如何,京杭大运河的在

隋朝建立后完成大一统昔日那
开皇九年,隋军渡长江,灭掉了偏安一隅的南陈,结束了近三百年的南北朝对峙局面。而在长达三百年的对峙中,南北方的、

中国古代没有冰雪运动?隋朝
冰,晶莹剔透;雪,洁白灵动。叹雪地冰天,觉造化神奇。观冰雪运动,知竞技巧妙。刚刚结束的冬奥会闭幕式上,八分钟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