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成于唐朝的沙漠要被国消灭了

2018-11-27   阅读:90

  总面积约4.22万平方公里的毛乌素沙漠是中国四大沙地之一,也是京津地区重要的风沙源。

  作家肖亦农写道:“毛乌素沙漠是人造沙漠,它是人类贪欲的儿子,成形不过上千年的历史。”

  7万年前,中国人的祖先河套人就生活在这片牛羊肥硕、水甜草美的土地上。五代十国时,一代枭雄赫连勃勃被鄂尔多斯的美丽富饶折服。他在这里建立了匈奴大夏国,并定都于鄂尔多斯草原。

  接下来是无休止的征战,农业和游牧这两大人类文明在这里交融冲撞。战争、滥垦、铁犁和铁蹄无情地着鄂尔多斯草原,沃野变荒成沙,渐渐有了沙漠。

  毛乌素沙漠最初如何形成已不可考,有研究认为形成于唐初,唐朝诗人许棠曾在此留下“茫茫沙漠广,渐远赫连城”的名句。

  700多年前,鄂尔多斯虽有沙漠,但其美丽仍吸引了世界君王成吉思汗的目光,吟咏感叹中,他竟将手中伴随征战几十年的马鞭失落,并决定自己身后就葬在马鞭失落的地方——毛乌素沙漠中的甘德尔山。

  眨眼间700余年过去了,成吉思汗钟爱的鄂尔多斯草原,一点一点地被沙漠无情地,成为一块千疮百孔的破抹布。

  近三百年,万紫千红几与鄂尔多斯沙漠无关。春夏秋冬,满目枯黄。正应了哲人说过的一句话:人类大踏步地走过,身后留下了无尽的荒漠。

  缺水、干旱,近代以来国家积贫积弱、战乱频仍,得不到有效治理的沙漠不断陕西、一些邻近地区。名城古镇陕北榆林,曾被毛乌素沙漠逼得“三迁”。

  面对沙漠的,严重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新生的人民国开始了征服沙漠的创举!

  1959年以来,人们大力兴建防风林带,引水拉沙,引洪淤地,开展了沙漠的巨大工程。到了21世纪初,已经有600多万亩沙地被治理,止沙生绿。80%的毛乌素沙漠得到治理,水土也不再流失,黄河的年输沙量足足减少了四亿吨。

  记者曾驱车在毛乌素沙漠里行走600多公里,实地感受毛乌素沙漠治理取得的成绩 ↓

  ▲汽车行驶在榆(林)靖(边)高速公上(8月1日无人机拍摄)。穿越毛乌素沙漠的榆靖高速,是中国建成的第一条沙漠高速公。

  ▲8月4日,榆林市横山区百川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技术顾问白永雷(左)向参观者展示沙漠中稻田里饲养的螃蟹。

  ▲陕西榆林市靖边县红墩界镇长胜村村民在圈舍中喂羊。陕北推行的“封山禁牧,舍饲养羊”政策,有效了草地(8月1日摄)。

  毛乌素沙漠由沙漠变绿洲的故事在微博上引起了共鸣,网友们纷纷留言讲述自己的故事 ↓

  有网友亲眼了毛乌素的治理过程:现在需要1个多小时的程小时候需要将近一天……走着走着天就黑了,当时还有些民间奇谈,因为老有人被困。骑摩托车就更酸爽了,过沙丘人经常飞出去。感觉整个气候有质的变化,这中间努力的人太多了。

  有当地人给大家讲述了亲身经历的变化:小学毕业前春天是的……后来越大,春天越有春天的模样……

  网友@WSDHR 发布了自己的蚂蚁森林截图说,马上就能在赤峰种树了,但是想种特别的树,在巴彦淖尔种,种完了和三个发小一起开沙发车去看。

  联合国治理荒漠化组织总干事曾这样评价:毛乌素沙漠治理实践,做出了让世界向中国致敬的事情。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9日报道称,进入21世纪,中国正以年均5万平方公里的速度植树造林。

  “尽管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正面临无法回避的问题,但就界其他一些地区正逐渐荒漠化时,中国正在逐步恢复绿色。”

  专家说,中国的经验尤为重要,因为退耕还林计划不但显著增加了森林覆盖率,同时也为农民带来了额外收入。

  榆林地区地处毛乌素沙地南缘、沙化面积达2.44万平方公里,有6座县城陷于重重沙漠之中,412个村庄受风沙的压埋,100年间,吞没农田、牧场200万亩。他们针对以风力作用为主的沙质荒漠化土地,建立了以“带、片、网”相结合的防风沙体系,使年沙尘日由50年代的70多天减少到现在的20多天,呈人进沙退、林茂粮丰的“塞上江南”景象。适用于半干旱地区荒漠化治理。

  赤峰市位于自治区东部,由于不合理的土地利用,使历史上水草丰美的大草原荒漠化土地达7万平方公里,占总土地面积的77%,251万公顷草场退化,全市70%的人口、12个旗(县)的148个乡镇受荒漠化危害。后采取固沙造林育草技术、沙地衬膜水稻栽培技术和“小生物经济圈”整治技术进行治理,全市森林覆盖率从建国初期不足5%,提高到21.2%,区域性生态得到明显改善。适用于亚湿润干旱区荒漠化地区推广。

  临泽县位于河西走廊中部黑河两岸,由于过度樵采、放牧,植被遭严重,沙化严重,原来的绿洲向南了近500米。后来,采取以绿洲为中心形成了自边缘到外围的“阻、固、封”相结合的防护体系,使流沙面积从54.6%减少到9.4%。适用于干旱地带沙质荒漠化危害的绿洲地区推广。

  和田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边缘,以绿洲为中心建立防护体系,兴修水利,节水灌溉并采取固定流动沙丘的办法,治沙效果明显。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授予“全球500佳”称号。适用于极端干旱区绿洲土地荒漠化防治。

  以上4种模式的数据,截止于2007年左右。11年过去了,想必数据还会更好看。

  正如肖亦农在长篇报告文学《寻找毛乌素——绿色乌审录》中所说:“你只有融入毛乌素沙漠之中,亲耳聆听了毛乌素沙漠从远古现代的铿锵律动,亲眼目睹了一座座沙漠悄然消失,你才会懂得什么叫心灵的震撼;当你扑下身子追索感受毛乌素沙漠这份变化,你才会知道是十万乌审(乌审旗,旧称鄂尔多斯右翼前旗,编者注)儿女用生命、汗水、智慧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卓越的创造力,还有渴求现代美好生活的,共同书写了毛乌素沙漠的绿色传奇。”

  除了毛乌素沙漠,其实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很多人,都能够讲述发生在自己身边沙漠变绿洲的故事。

  作为中国第七大沙漠的库布其沙漠,总面积1.86余万平方公里,曾经被称为“死亡之海”。“十年种地九年空,家家户户逃外村”这句顺口溜曾是库布齐沙漠的真实写照。

  近30年来,在中央和自治区党委的坚强领导下,综合施策推进荒漠化防治,治理总面积达到6460平方公里,涵养水源240多亿立方米,创造生态财富5000多亿元人民币,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如今达拉特旗所包含的沙漠面积从435万亩缩减到了327万亩,有将近25%的沙漠得到了治理和绿化,变成“人进沙退”的绿洲。

  主要分布在自治区阿拉善盟境内的乌兰布和、巴丹、腾格里三大沙漠,曾一度“彼此吸引”,想要“握手会合”。

  为了斩断“沙魔”的进,阿拉善盟近年来依托因地制宜的防沙治沙措施,筑起一道道“绿色长城”,在往日风沙卷尘的土地上,书写遏制沙漠扩展的壮丽诗篇。

  漫山遍野的灌木林带,层层叠叠的绿色屏障。放眼望去,曾经的黄沙踪影不再,唯有高矮不一的沙生植物一方……

  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居延遗址黑城,历史上曾水草丰美,是古代重要的戍边开垦区。

  后来,因战争,水道被截,周边河道断流至今已有646年。古河道断水后,黑城周边经历了数百年的风沙,生态遭到性。

  近年来,额济纳旗经过前期多次的实地勘查和研究论证,最终确定并启动实施了黑城古河道输水工作。

  经过采取拦河筑坝、疏通导流等多项措施,疏通古河道20余公里,断流646年后,2018年9月,黑河水重新注入黑河古河道。

  干涸了600余年的古河道被黑河水浸润,实现黑河调水工作历史性的突破。调水十八年,戈壁现碧波,居延海回来了。

  位于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境内的黄旗海是中国省级湿地自然区,湖水面积最高时曾达到130平方公里。

  察右前旗黄旗海综合治理办公室消息显示,由于全球性气候变化,以及工业的发展,黄旗海地下水位逐年下降,河流断流,泉水流量明显减少。2015年还曾出现干涸。

  气象部门称,入汛以来当地降水量达到267毫米,而这恰是黄旗海重获生机的“主因”。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黄旗海综合治理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列入国家林业生态总体规划、国家湿地规划、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等当中。

  湛蓝的天空下,水面波光粼粼,偶有成群天鹅飞过……曾“干涸”的黄旗海,如今奇迹般“重获生机”。

  位于我国大西北腹地的回族自治区,被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漠和巴丹沙漠三面包围,干旱少雨,生态系统脆弱,长期处于荒漠化的中。

  多年来,几代治沙人,用辛勤和智慧锁住了漫天黄沙,构筑了一道道绿色屏障,创造了一个个绿色奇迹。

  甘肃河西走廊东北部有一块绿洲,她像一把锲子,阻隔了腾格里和巴丹两大沙漠的合拢。这就是民勤县,全域总面积1.59万平方公里,各类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占了九成,一度被称为“第二个罗布泊”。

  就是这样的不毛之地,森林覆盖率由2010年的11.52%提高到了现在的17.91%,地下水位止降回升。在整体大改善的带动下,民勤“沙进人退”的局面得到基本遏制,生态修复功能逐渐启动,与“罗布泊”的样貌渐行渐远。

  1959年,流淌于库鲁克沙漠和塔克拉玛干沙漠之间的老塔河断流,下游上百公里之外的塔里木河“尾闾”台特玛湖日渐干涸,河道两岸胡杨林枯死。

  被绿色走廊分隔的两大沙漠,在随后的几十年内不断从南北两个方向相向推进。最为严重时,沿河而建的218国道190多处段被流沙掩埋,具有战略意义的下游绿色走廊濒临。

  2001年6月,国务院批复《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综合治理规划报告》,投资107.39亿元,塔里木河下游地区的生态危机。

  截至目前,新疆连续18次向塔里木河下游输水,干涸了几十年的台特玛湖碧波万顷再现,最大时形成了260多平方公里的湖面,成群的野鸭在湖面上游弋。

  永定河是的母亲河,但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随着城市的扩张,人口密度的增加,水资源开始变得极度匮乏。同时,上游开发力度加大以及气候变化等因素,最终造成永定河断流。

  2009年,市决心整治已经断流了30年的永定河。当年7月,市委市审议通过了“永定河绿色生态发展带建设规划”。

  经过几年的整治,到2013年,市完成了永定河全长18.4公里的“五湖一线一湿地”生态修复工程,如今的永定河从,再次还原成了绿色,已经成为了西部地区一道重要的生态屏障。

  现在永定河两岸有67种植物,水生动植物21种,年增加固定二氧化碳9187吨,氧气6764吨,回补地下水2800万立方米。

  横跨晓月湖两岸的这座桥就是著名的卢沟桥。随着永定河的生态恢复,曾经消失的燕京八景之一“卢沟晓月”又重新展现在面前。

  “塞罕坝”是蒙汉合璧语,意为“美丽的高岭”,位于省承德市最北部的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处于浑善达克沙地南缘。历史上,这里水草丰美、森林茂密、鸟兽繁多。

  清朝康熙曾在此设立木兰围场,作为“哨鹿设围狩猎之地”,塞罕坝成为围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围场厅志》曾记载,此地“落叶松万株成林,望之如一线,游骑蚁行,寸人豆马,不足拟之”。

  但是,清朝末期,国势衰微、内忧外患,为了弥补国库亏空,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木兰围场开围放垦,树木被大肆砍伐,加之山火不断,到20世纪50年代初期,原始森林几乎荡然。

  20世纪60年代初,风沙紧逼城。浑善达克沙地与的直线多米,而的平均海拔仅40多米。

  有专家形象地指出,对于“如果这个沙源不住,就相当于站在屋顶上向院子里扬沙子”。

  在当时我国财政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国家决心拨出一笔巨资,在北部开展大规模的防沙造林。

  塞罕坝林场的林地面积,由建场前的24万亩增加到目前的112万亩,成为世界积最大的一片人工林。

  森林覆盖率由建场前的12%提高到80%,林木总蓄积量由建场前的33万立方米增加到1012万立方米,增长了近30倍。

  如果林木按一米的株距排列,可以绕地球赤道整整12圈,给这个蓝色星球系上12条漂亮的“绿丝巾”。

  55年来,塞罕坝三代人的青春和岁月,终于还清了人类百年间欠下的这笔生态账,创造了令为之惊叹的奇迹。

  上述治沙,只是一小部分。如此令世界瞩目的成就固然离不开的投入和带动,但更离不开沙区人民与沙漠、与贫穷的坚韧。

  他们之中,有些人出名了,被评上了“治沙英雄”,还有更多的人,仍在默默地,用一棵棵小树苗在沙漠里为自己写传。

  榆林补浪河乡地处沙漠腹地,20世纪70年代,全乡80%的土地被荒沙吞没,一年四季风沙不断。近百公里的风沙线上,除了星星点点的骆驼刺,几乎见不到绿色。沙夺良田,沙进人退,许多人迫于生计远走他乡。

  1974年5月14日,为了改变恶劣的,54名平均年龄只有18岁的女民兵积极响应“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号召,以消除沙害、绿化家乡为己任,在风沙最为严重的补浪河乡黑风口安营扎寨,开始了搏战风沙的历程。

  民兵连的姑娘们住柳笆庵子、吃苦菜,硬是靠人拉肩扛,在毛乌素沙漠上织出一片绿色,推平沙丘800多座,营造防沙固沙林带33条,治理荒沙14400亩,开辟出2万多亩沙漠绿洲,使昔日寸草不生、人迹罕至的荒漠焕发勃勃生机。

  10余名女民兵正在进行冬季到来前的树木例行管护。周拥军指着一位正在给大树打杈的女民兵说:“她就是民兵连连长席彩娥,她家几辈都是治沙连的民兵。”

  ▲榆林市榆阳区补浪河乡治沙女民兵连的队员们在修剪树枝(8月2日摄)。发(刘继远 摄)

  如今,除了治沙造林和日常管护外,民兵连的姑娘们还负责连队展览馆的工作,向成千上万慕名前来参观见学的人们讲述治沙故事,“治沙”。

  石光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位全国治沙英雄,他从小在沙窝里长大,饱尝风沙之苦。从20岁担任生产队长开始,他便带领群众投身于治沙事业中。

  1984年初,国家鼓励个人承包治沙,石光银成为陕西省榆林市个人承包治沙造林的第一人。为了筹集买树苗的钱,他不顾妻子哭闹阻拦,把自家赖以的84只羊和一头骡子赶上了集贸市场。在“太阳晒、下面沙子烤、饿了啃干馍、渴了喝冷水”的艰苦条件下,他带领群众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治沙战。

  为了使治沙能长久地下去,石光银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联合农户治沙”的农民治沙公司。公司依托“治理荒沙,开发利用荒沙”的总体发展战略,走“公司+农户+”的子,把治沙与致富紧密结合起来。

  这样的“治沙英雄”还有很多,他们大多数沙的初衷很简单,那就是“不叫沙给死”,他们的故事无不震撼。

  取得这一切的成就的背后——需要大量的资金,也只有在国家稳定、经济发展的情况下,才能有经济实力去大自然,历史!

  有了钱,有了人努力,天帮忙(一些沙区雨量增多)更是重要一环,所以还要科学治沙,不能仅靠“英雄”的力量,科技都这么发达了,还一味地靠“愚公”治沙,显然不够。我们必须运用新技术、新武器解放劳动力,提高治沙效率。

  要运用气候学、生态学、植物学等综合统筹,适宜种树的种树,适宜种草的种草,不能一概而论,给治沙帮倒忙。

新媒体

形成于唐朝的沙漠要被国消灭
总面积约4.22万平方公里的毛乌素沙漠是中国四大沙地之一,也是京津地区重要的风沙源。 作家肖亦农写道:毛乌素沙漠是人

在唐朝没什么事是一首诗解决
唐朝长庆年间,李涉在安庆渡江,遇劫匪。劫匪大喝一声:来者何人,要钱还是要命? 李涉两股战战,几欲先走,无奈江水滔

中国排名靠前的一个大姓发源
郑姓是当今中国姓氏排行第23位的大姓,约占全国汉族人口的0.78%。郑姓主要发源于今河南中部一带。 郑姓最主要的来源是姬

《盛唐幻夜》上演大型唐朝时
最近小8被一部古装探案剧刷屏了,冲着它的编剧是响当当的缪娟老师,小8马上吃下这口安利。没想到从此一发不可,加入了